在北京遇见古罗马,503件文物向观众讲述跨度长达500年历史

  “条条大路通罗马。”“罗Mǎ不是一天建成的。”这两句励志的谚语,在Zhōng华大地流传度极高,近乎妇孺皆知。古罗马人以坚韧、务实之风Kāi创了西方文明的源头,在历史长河中留下浓墨重彩的Yī笔,与Yuán远流长的中华文明相映成辉,令人时时神往。

  

  卡皮托里尼山三Zhǔ神

  日前,在中Yì文化和旅游年重启之际,“意大利之源——古罗马文明展”漂洋过海,Kuà越崇山峻岭,来到中国首都北京,在中国国家博物馆,Yǐ308套503件文物Xiàng观Zhòng讲述一段跨度长达500年的历史。这一时期,正是亚平宁半岛实Xiàn政治和文化统一的历史进程,古罗马吸Shōu和借鉴先前发展的古代文明的成就,古罗马文明从起步走向巅峰。

  走进展厅,映入眼帘的首件展品不容错过,寓意深刻。它Xiàng人们讲述着在意大利的源头——罗马从哪里来?这是一尊半人多高的四四方方的圣坛,圣坛四壁均有浮雕。其中最先为观众看到的一面浮雕,便刻画了罗马起源的传说——母Láng哺育双生子。母Láng是罗马诞生传说中DeZhǔ角,正如中华文明崇拜龙,称自己为龙的传人一般。

  关于罗Mǎ起源传Shuō,据学者研究,目前已知的有二十多个版本,其形成历经数个世纪,深受希腊神Huà体系的影响,并融合了古罗马人的本土Chuàng作,后经历史学家李维、诗人维吉尔等学者的加工整Lǐ,才逐步得以定型和流传。

  故事要从著名的希腊英雄故Shì——特洛伊Zhuàn奇Shuō起:特洛伊城陷落后,维纳斯之子——英雄埃涅阿斯携家出走,漂泊数年后抵达Yì大利半岛。他的Hòu人、双生子罗穆路斯(Romulus)和雷穆斯(Remus)得Mǔ狼哺乳而获救,后被牧Rén收养。长大后,两兄弟在他们获救的地方建立新城——这就是罗马。再后来,两兄弟发生争执, 罗穆路斯杀死了雷穆斯,成为罗马的建城者。

  在圣坛浮雕上,母狼正以乳汁哺育双生子,台伯河神半躺一旁,似乎于安闲之间目睹了一切。浮雕背景Zhōng,据称是帕拉蒂尼山化身的Liǎng位牧羊人,占了Fú雕的大半篇幅。他们的来历并不简单。他Mén起初是国王的牧人,后来成为罗马建城者的养父。在罗马神话中,他们不仅拥有一席之地,有着自己的名字——浮士德勒(Faustulus)和浮士Tí努(Faustinus)。在罗马起源传说De结局中,他们还扮演有戏份。在罗穆路斯和雷穆斯两兄弟发生争执时,牧人养父居中调解,但被杀死。

  

  Dài头巾的奥古斯都头像

  

  祭Bài玛ěr斯、维纳斯和西尔瓦诺斯的圣坛

  装饰繁FùHuà丽的圣坛,是罗马国家Bó物馆的馆藏,出土于公元1世纪,其看点不止一面。在与母狼哺育双生子相对的一Zhāi,浮雕Chéng现的是战神玛ěr斯和美神维纳斯的婚礼。虽然历经近两千年,浮雕多有残缺,但玛尔斯的矫健与维纳斯的美艳,韵味犹存。两位Shén祇仿佛正于眉目顾盼中并肩而行,爱神丘比特舞动翅膀居于其间,婚礼现Chǎng和谐而热烈,氛Wéi满Mǎn。值得一提的是,森林之神西尔瓦诺斯也出现在这场婚礼上,圣坛上镌刻的祝词正是献给他De。然而,在希腊罗马神话中,战神玛尔斯和Měi神维纳斯之间并Bù存在婚姻。维纳斯的丈夫是神王朱庇特之子武尔坎努斯,玛尔斯则是维纳斯的情郎。圣坛浮雕缘何赋予战神和美神一场婚礼呢?究其原因,或许还要回到罗马的起源传说。

  罗马的起源传说溯源于希腊英雄神话,这固然是希腊文化的影响力之故,但也是古罗马人的聪明之处。他们是如此善于学习、借鉴Hé吸收优秀的文化,以至于孟德斯鸠在《罗马盛Shuāi原因论》中ZhèYàng写道:“如果某一个民族由于本Xìng或是由于自己的制度而有某种特殊的优点的话,他们(古罗Mǎ人)立刻就把它学习过来。”古罗马人通过将自身的起源传说追溯Zhì特洛伊传奇,将自己与特洛伊、英雄埃涅阿斯,乃至美神维纳斯联系起来,从而更好地Róng入了希腊文化圈,构建了民族和国家起Yuán的基石。公元前63Nián, 凯撒为了夺Děi大祭司Yī职,宣称他的家族起源于维纳斯。作为凯撒的继承人, 屋大维通过神化凯撒,弘扬埃涅阿斯和特洛伊神话,确立了自己的权Wēi,成为了奥古斯都,统一了意大利。

  

  胜利Zhī翼

  再说战神玛尔斯,Tā是好战的古罗马人崇拜的神祇,其地位仅次于罗马神话里众神之王朱庇特。孟Dé斯鸠曾这样描述罗马人的好战:“Luó马人注定和战争结下了BùXièZhī缘,他们把Tā看成是唯一De艺术,他们把自己的全部才智和全Bù思想都用来使这种艺术趋于完善。”“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在准备战争时能够像罗马人这Yàng小Xīn谨慎,在作战Shí能够像罗马人这样毫无畏惧。”在罗马的起源传说中,罗马建城者——罗穆Lù斯就被描述为战神玛尔斯之子。

  作为埃涅阿斯的后裔,罗马人顺理成章地也Shì美神维纳斯的后裔;作为罗穆路斯的后代,他们也名正言顺地成为战神玛尔斯的后代。圣坛浮雕上,如果说母狼哺育双生子,是意大利“罗马人”身Fèn的文化标记,那么战神玛尔斯Yǔ美神维纳Sī和美的婚礼,则不仅表明了罗马人的神祇血脉,而且寄托了他们美好的期许。他们祝福着所崇拜的神话中的祖先,也祈求他们赋予自己一Wǎng无前,开创未来的勇气。

  漫步展厅长长的展线,那些斑驳或有残缺的展Pǐn,带着历史的气息扑面而来,五个世纪的古罗马文明便展现在眼前。诸Rú,休憩中的赫拉克勒斯(希腊神话中伟大的英雄),雕塑人像虽处于放Sōng状态,看似平静的躯体却蕴藏Zhuó巨大力Liàng;高高端坐的卡皮托里尼Shān三主Shén——朱庇特、朱诺和密涅瓦,雕塑表Xiàn出三主神各自的传统职能和象征的圣物:朱庇特是闪电和鹰,朱诺是孔雀和权杖,而密涅瓦是猫头鹰;还有静穆的凯撒后裔雕像,其中知名度最高的当属《戴Tóu巾的奥古斯都头像》(奥古斯都系罗马帝国开国君主屋大维的头衔),从其艺术手法可以看出模仿古希腊雕像的Hén迹;以及奔袭中的罗马军团,令人唏嘘又惊叹不已的胜利女神翅膀……

  五百年很短,是浩浩汤汤的时间洪流里的弹指一挥,是从展厅的这头到那头;五百年很长,有无法穷尽的历史纤毫,解不完的文化密码。

   

  (原标题:北京遇见古罗马)

  来源:北京日报 作者:福宁君

  流程编Jí:L021

  如遇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相关文章刊发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。版权侵权联系电话:010-85202353

Back to top